澳大利亚原住民人权状态堪忧

发布日期:2021-08-19

  澳大利亚原住民人权状况堪忧

  澳大利亚出产力委员会近日颁布“缩小差距”年度数据汇编呈文。讲演指出,澳大利亚原住民与非原住民的人权状况仍存在宏大差距。多年来,澳大利亚原住民的人权状态未得到显明改良,甚至在很多方面一直恶化,总体情形堪忧。

  依据报告,2016年25岁至64岁原住民就业率只有51%,从前15年间只增加了约4%,而非原住民就业率始终在70%以上。报告对2015年至2017年诞生的孩子进行了预期寿命评估,成果显示,原住民女性比非原住民女性少7.8岁,原住民男性比非原住民男性少8.6岁。

  报告指出,2020年每10万成年原住民中有2081人入狱,约为非原住民的13倍。在10岁至17岁的未成年原住民中,2019年至2020年每1万人中有25.7人被羁押,长短原住民的约18倍。澳大利亚经济学家安德鲁·利的研讨表明,1990年每10万成年原住民中有1124人入狱。对比这一数据,原住民入狱率在30年间呈现大幅增添。

  澳大利亚原住民在羁押期间遭受暴力执法的事件也不足为奇。据当地媒体报道,2015年,26岁的原住民丹盖在监狱中窒息逝世亡。临死前,丹盖重复大喊“我无奈呼吸”,却无人理睬。据不完整统计,上世纪80年代至今,澳大利亚产生了430多起原住民在羁押期间意外死亡事件。澳大利亚国会议员博内坦言,430多起事件中只有23%受到考察。

  澳大利亚原住民人权问题由来已久。历史上,澳大利亚对原住民履行“种族灭绝”“强制劳动”,大量原住民惨遭屠戮跟奴役,原住民人口从西方殖民前的75万至100万人锐减至20世纪30年代的7.4万人。1910至1970年,澳大利亚政府先后实行“白澳政策”和“同化政策”,逼迫原住民学生住校,阔别家庭和族群,在校期间制止他们应用原住民语言,这导致原有的300余种原住民语言中110种濒临灭绝。澳大利亚政府还强即将近10万名原住民儿童集中在白人家庭和专门机构收养,堵截他们与原生族群的语言和文明接洽,使得这些人成为“被偷走的一代”。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原住民部长怀亚特日前在接收媒体采访时表现:“我的母亲就是其中一员。在童年和青少年时,她与本人的兄弟姐妹处于分别状况,直到20多岁才有机会面面。”

  悉尼科技大学社会学声誉教学安德鲁·雅库波维奇指出,种族主义仍坚固地存在于澳大利亚政党、媒体和公共范畴等各个层面,“(良多人)看不到或不愿正视,这才是澳大利亚难以打消种族轻视的深档次起因”。

  (本报堪培拉8月17日电) 【编纂:叶攀】


    友情链接:
扬州金川照明器材有限公司是一家大型的太阳能路灯生产制作厂家,主要生产太阳能路灯,路灯杆,庭院灯,景观灯等等产品,公司有专业的开发团队,专业的设计团队,欢迎来电洽谈186,5276,9278